美国《纽约时报》10月31日文章,原题:寻求低租金的中国艺术家们,在北京以外开出一条路需要便宜工作室的艺术家们,常常为偏远或穷破的街区所吸引。几十年前,视觉艺术家涌入曼哈顿的苏豪,使一个衰落的工厂和库房区恢复活力。在中国,一个叫燕郊的小城正经历类似的艺术家涌入。

燕郊人口约30万,有“睡城”之称。在当地的楼房内工作和生活着一批怀揣理想却囊中羞涩的艺术家,他们当中许多是刚从北京的名牌艺术院校毕业的年轻人。27岁的张永吉就是其中之一。他笑着说:“艺术家住在燕郊的唯一原因是这里便宜。”张先生2012年从中央美术学院毕业后,本想在北京城里租一个工作室,但却发现租不起。一个朋友当时住在燕郊,他看过后,决定搬到那里。

燕郊最初吸引艺术圈注意是2006年。当时,中央美术学院在附近建了一个分校区。虽然最初一批艺术家觉得那里生活孤单,但随着燕郊的名声传开,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到来。

然而,燕郊作为便宜的艺术基地的日子或许屈指可数。首批艺术家入驻以来,租金已涨了两倍多。另外,尽管燕郊作为艺术村落的名声响亮,但北京的大城市魅力不减。每年夏季,新一批的首都艺术院校的毕业生搬进燕郊,而许多年龄较大的艺术家却离开了。张永吉要回北京读硕士。“这是个临时落脚的地方。”他说,“我们这里的人仍希望日后去北京圆梦。”